当前位置:首页 > 天桥八怪

  • 大金牙
    大金牙

    原名焦金池,河北河间县人。据说,他得罪了当地恶少,被整得没辙,才来到北京表演拉洋片。大金牙是矮胖子,小眼睛,常笑眯眯的,大嘴里露出一颗大金牙,因此得了这个绰号。他以拉洋片为主。拉洋片是那时的一个新鲜玩艺儿,因为当时普通百姓看不起电影,所以祗能以看拉洋片代替。拉洋片类似现在的幻灯片,只是不用电而是用手动。现在北京新东安市场楼上有这种表演。


  • 焦德海
    焦德海

    是徐有禄的徒弟。他深得师傅的艺术精髓,从单口相声发展成对口相声。他对相声艺术的发展有很大贡献。他人长得精瘦,细长挑,剃光头,脸上皮包骨、骨顶皮。他说相声不使怪脸,没有夸张表情,可是甭管什么段子,从他嘴里说出来,观众都忍不住要笑。他说的段子主要是自己编的,他的许多徒弟后来成了名家。


  • 大兵黄
    大兵黄

    原名黄才贵,山东人,曾在军阀张勋部下当过兵,所以都叫他大兵黄。大兵黄长得人高马大,大脸大鼻大嘴大嗓门,一脸络腮胡。他退役后到天桥靠骂大街招徕看客,推销他自制的药糖。他的打扮很有特色:一年四季都是头顶小帽,足踏双脸鞋,上着紫马褂,下穿绒套裤,腰挂囊袋,手提葫芦,有时手拄龙头拐杖,腕套念珠。他骂军阀政客、贪官污吏、贪财好色之徒,平民百姓听着解气,天天把他围得水泄不通,故药糖生意很不错。


  • 沈三
    沈三

    原名沈友三,他身材高大、虎背熊腰,在名师指导下成为技艺高超的摔跤名手。1933年,沈三参加了在南京开的全国运动会,在摔跤比赛中得了冠军,还曾在北京击败过俄国大力士麦加洛夫。另外,沈三还表演气功,常表演的有“双风灌耳”、“踢砖”等节目。

    双风灌耳是地上平放一块砖,表演者侧身躺下,下边耳部...

  • 拐子顶砖
    拐子顶砖

    俗话说:“天桥把式--光说不练。”这个一条腿膝盖以下截掉的拐子正相反,是光练不说。不论炎热的夏天,还是飘雪的冬天,他每日都到天桥市场,找个路边,赤裸上身,跪在那里,垂目合掌,头上顶着有一百多斤重的一摞大方砖,呈宝塔形,约有两米高。他身前地上压着一张纸,上写:“拐子要钱,靠天吃饭,善人慈悲,功夫难练。”等到要够一天饭钱,他便将砖一块块卸下来。这时人们可看到他头顶露出一个拳头大的深坑,可见功夫确实难练。


  • 蹭油的
    蹭油的

    蹭油的叫周绍棠,东北人,以兜售自制的去油皂为生。他小个头儿、干巴瘦、扁脑壳、眼睛眯眯小、脚呈大外八字。从他前面走过的人,只要衣服上有油渍,他就拉住,用去油皂沾着唾沫,往下擦油渍。他一边擦一边念叨:“蹭、蹭、蹭啊,蹭油的呀;掉、掉、掉,油儿掉啦!”被他蹭掉的油不要钱,买皂才要钱。被他蹭过的人,如果觉得效果不错,就会买他的油皂。


  • 赛活驴
    赛活驴

    原名关德俊。他有个驴形道具,是用布制做的;套在身上,两条腿就是驴后腿;握住两根木拐的双手就是驴前腿;弯下腰,脑袋伸入驴脖子的头形之中,内有了望孔,可看到外边。他妻子关金凤化了妆,骑在驴背上,打着竹板唱莲花落。驴子走动时,还表演各种动作,如驴子散花、驴子尥蹶子、驴失前蹄等。他手脚并用,上下自如,因此人称“赛活驴”。

  • 云里飞
    云里飞

    原名白宝山。是老云里飞白庆林的长子,初名壁里蹦、草上飞。云里飞的跟头翻得最好,很特别。他翻起跟头来用头点地,一翻就是四十个。老云里飞年老后不再唱“滑稽二簧”,改说评书《西游记》之后,白宝山接下这一摊继续表演。滑稽二簧京戏的行头十分特奇:用大纸烟盒当作乌纱帽,用长头发系在细铁丝上当作胡子,用根粗铁丝粘上鸡毛当作雉翎,一根芦苇棍系上一些红绿绳便成了马鞭子。戏衣更简单,大褂不扣钮子,就算是戏袍。他有五、六个伙计,个个都是全才,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外带行跑龙套,很能吸引观众。云里飞还有两手绝活:一是把舌头伸出来,“啪”地一声能贴在鼻梁骨上;二是把耳朵捏巴捏巴塞进耳朵眼里,过一、两分钟,说声“出来”,耳朵就能从耳朵眼里张开来。